中国商务新闻网讯 世界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短篇代表作《别忘了擦火柴》中,发人深省地指出,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新生事物背后,人类往往会忘记“擦火柴”这种看似“低水准”、却仍能解决许多问题的传统技能。

  如今,这成为一则对中国实体制造业的暗喻,而“玻璃大王”曹德旺就是一位始终执迷于擦火柴的人。

  曹德旺并非孤军奋战。卖水的宗庆后、造纸的张茵、织布的张士平、炼钢的沈文荣……在经济“脱实向虚”的大环境中,仍有这样一批坚守制造业的企业家,自成一套独特的生存法则。

  “今年的福耀集团大概赚了40亿元税后净利润,需要承担美国的开支,去了1亿美元,税后利润30几亿元,比去年翻了百分之二十几。”越洋电话中,身处德国的曹德旺跟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则将曹德旺“跑了”的议论放在了一个更加宏观的大背景下:从2008年以来,中国的对外投资(ODI)增长速度非常快,年平均增速超过了30%。而2016年ODI的增速超过40%,且全面超过了外商投资(FDI),这也是2016年中国经济的一大亮点。

  在刘元春看来,ODI规模这么大,增速这么快,有多重原因,其中,“趋势性的原因是,中国正在从商品输出时代过渡到资本输出时代。”刘元春称,“从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来看,当商品输出达到峰值的时候,必须要用资本输出来替代商品输出,这里涉及盈利模式的转换,我们需要把时间拉得更长一些来看资本输出问题。”

  全球建厂:大企业有大责任

  2016年12月23日,有关“曹德旺跑了”的新闻已经发酵了数天。这一天,在商务部的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对相关问题回应称,对曹德旺先生的评论不予置评。在谈及中国企业的投资环境时,沈丹阳则表示,中国确实有一部分制造业企业面临成本上升、面临困境的问题,但正在不断地改善。

  时间倒流至12月中下旬,地点转换至德国。福耀玻璃(18.280, 0.17, 0.94%)董事长曹德旺乘坐私人飞机降落此地后,随即展开了多轮谈判,这是他在2017年的工作重心:在德国新建一座玻璃制造工厂,以满足宝马、路虎等欧洲汽车巨头客户的需求。“地已经买了,现在还在跟别人谈判。主要是俄罗斯工厂做完以后,拿到德国来装辅件、包边,就做这些东西。”曹德旺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忙于布局全球的曹德旺没有想到,他的一则视频谈话会引爆国内舆论。视频中,他比较了一番中、美制造业的成本,“除了人力之外,中国其他什么都比美国贵”。—刹那间,玻璃大王成了“网红”,引爆了“曹德旺跑了”的话题,引发了有关中国制造业营商环境的讨论。

  北京时间12月20日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这位70岁的实干家表现得像个小孩一样无可奈何:“跑哪里去啊!他(们)胡说八道,我没有错,也不想去惹他们,他(们)高兴怎么说就让他说去吧。”“你说我跑干吗?”曹德旺停了停,继续反问时代周报记者,“我想赚钱还需要跑到美国去?”

  “他们可能觉得你在美国投资十亿的资金……”时代周报记者话还没说完,就被曹德旺接过话头反问,“为什么美国通用、德国企业就能在中国投呢?为什么我(们)中国企业就不能到他们国家去投呢?难道中国的企业都要活在窝里头,做那么小小的企业?福耀是全球汽车玻璃行业最大的工业企业,最大的企业就必须承担最大的责任,在各国都要建有工厂才可以”。

  福耀资产增加,美国贡献最大

  曹德旺不是“跑了”,而是国内国外满世界地跑。

  早在2011年,福耀玻璃就在俄罗斯设立工厂,投资了2亿美元。此外,福耀玻璃在欧洲、韩国也设有工厂或销售公司。

  “准确来讲,一开始决定去外面建厂是我们答应人家的,不答应生意就没法做。”曹德旺说, “2009年,德国大众要求我们作为供应商,2012年前必须在俄罗斯有工厂,那我们2012年就在俄罗斯建成一个厂。”曹德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2011年6月,福耀在俄罗斯卡卢加州的有限公司注册成立;2013年9月,该公司的100万套汽车安全玻璃项目投产,主要生产汽车玻璃产品,产品面向俄罗斯市场。“俄罗斯跟欧洲人不和,那么现在在我的撮合下,欧洲还接受我从俄罗斯调一部分产品来,宝马、路虎、沃尔沃、大众和奥迪,这些全部是我的客户啊。”曹德旺说道。

  曹德旺种花,墙外墙内一样香。

  就在上个月,曹德旺前往辽宁,签约了一个规划年产值12亿元的项目。据《辽宁日报》报道,11月24日,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在本溪市会见了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一行。陈求发希望福耀不断加大投资力度,推动辽宁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业加快发展。

  2015年4月,计划投资10亿元、占地面积约27万平方米的福耀汽车玻璃生产基地项目落户天津,此外,福耀还在苏州工业园区刚拿到了一块地。

  “福耀在天津的项目投产很顺利,”曹德旺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天津项目与福耀的美国项目同时开通,“美国的还没有天津的进展顺利”。

  曹德旺说的美国项目,就是这次被传为“曹德旺跑了”的美国俄亥俄州项目。2016年10月7日,由福耀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正式在俄亥俄州竣工投产。该项目投资6亿美元,是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加上2014年美国密歇根州投资的4亿美元,福耀在美投资已达10亿美元。

  福耀的到来,为美国的蓝领阶层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美国人因此将福耀工厂所在的路段改名为“福耀大道”。

  曹德旺对美国的布局由来已久。

  根据福耀玻璃集团的公告显示,早在2012年时,通用汽车就要求,2016年12月前,福耀玻璃必须在美国建立一个工厂,2017年1月起必须在美国供货。此后,福耀集团开始了对美国设厂的程序和考察。福耀集团2013-2015年三年的年报也显示,福耀计划将全球化作为增强客户黏性与下单信心的利器,并计划利用其部分材料及天然气、电价的优势作为规避波动风险的战略方向。

  曹德旺是个商人,清楚中国乃至世界的玻璃生意该如何做。

  事实上,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办厂,是中国制造“走出去”的一个典型案例。美国是全世界主要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国之一,为了贴近市场,靠前服务厂商和消费者,福耀顺势进入美国市场再正常不过,否则很难保证自己的市场地位。

  “美国的生产基地,请的是美国人。我们拿了他们太多订单了,如果单单在中国做了再卖给他们,没有钱赚啊。现在我们跑到其他国家,让当地人做完卖掉,赚的钱都归到中国来。”曹德旺如此对时代周报记者驳斥那些说他“跑了”的人,“他们都是胡说八道,根本不懂得做生意怎么做”。

  2016年三季度福耀披露的财报显示,福耀已经把美国和境外投资放到了最主要的战略位置上。2016年的前九个月中,福耀的固定资产增加了1,059,804,291元人民币,增长率为13.8%;在建工程增加了725,885,607元人民币,增长率为25.5%—其中贡献最大的,就是在美国俄亥俄州这笔价值6亿美元的投资。

  算成本与“营改增”之谜

  谈及中国制造企业到美国及海外建厂投资,长期关注中国企业发展的《胡润百富》董事长胡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应从不同层面看待,中国制造企业在海外有很多客户,理应通过海外建厂去满足客人,“美国本来就是汽车大国,这方面我觉得比较正常”。

  不过,即使是在满足客户需求的情况下,以“曹德旺们”为首的中国制造出走海外,背后难免有许多“成本账”的考虑。

  视频中,曹德旺对中美制造业的成本比较非常具体,不仅涉及税收和劳动力成本,还涉及土地成本、能源成本等。按照曹德旺的说法,目前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仍比中国高,蓝领(工资成本)是中国的8倍,白领是中国的两倍多,但美国的优势也非常明显,比如“土地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税收方面,曹德旺说“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这样算下来,在美国设厂比在中国还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中国制造业成本优势正在丧失。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全球出口量排名前25位的经济体,以美国为基准(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在中国则需要0.96美元。

  曹德旺所谈中美制造成本问题,还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即劳动力成本上升并不是导致企业向外迁移的唯一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原因。 他谈到,国内目前人工成本比四年前一下子涨了3倍,尽管这样,人工成本相较美国仍有一定优势,特别是蓝领工人,中国比美国便宜8倍。

  曹德旺说的都是大实话。根据福耀玻璃美国工厂投产后发布的2016年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到,在2016年前九个月中,福耀母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大涨38.93%,增加584,690,024元至2,086,554,640元人民币,占总成本的23.15%。福耀对此的解释是,由于美国工厂进入投产阶段,所以导致薪酬支出大幅度增加。

  而浙江省原省长、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吕祖善在《中国人大》杂志(2016年第15期)发表了一篇《降成本:不要老盯着工人工资》的文章,来谈中国企业面临的成本过高问题。“有一段时间,媒体把企业的成本增加归结于工人工资增长过快,这种说法是不完整的。……企业成本大幅度上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我国的广义税收仍然过高,综合税收的负担率网上披露是37%。不光是税,再加上费,这样的综合税负是很高的,此外还有能源的成本。综合成本过高,绝大部分是政府行为造成的。所以,把这些成本降下来,必须依靠政府的行为。”

  在曹德旺进军俄罗斯市场的2011年,中国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方案,中国政府希望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减轻企业赋税。

  “营改增”后,增值税成为对企业征收的主要税种,但很多企业都表示税负痛感明显。12月14-6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指出,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中国制造突围“4.0”

  曹德旺出生于1946年,汽车“配件大王”鲁冠球、“卖水”首富宗庆后则出生于1945年。这批中国制造业商人登上历史舞台,从改革开放后开始,他们致力于解决中国物质匮乏的问题,踏出了中国实业制造的初级阶段。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有“Made In China”字样的商品大量出口海外,成就了中国制造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

  然而,无法回避的事实是,中国制造业进入高成本时代之后,大多无法收取品牌和技术溢价,企业利润越来越薄。经过多轮经济浪潮的洗涤沉淀,很多制造界大佬纷纷转型房地产以及金融等行业,认为“低级产业”已经过时,理应被“高级产业”所替代,并片面地将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理解为“低级产业”。

  “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如在资本市场讲个小故事。”有人如此概括。

  但曹德旺选择坚守实业,他甚至并不愿意别人称呼他为老板。“现在还怎么称得上老板啦!我以前拉过板车,当过炊事员,生存不定。”曹德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年轻时走过的艰辛道路,这位闽商身上,有这一商帮独有的敢冒风险、顺势而为的特质。

  曹德旺自幼家贫,1976年开始在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采购员,1983年承包了这个濒临倒闭的小厂,并将目标瞄准中国规模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将主业转向在汽车企业中受人欢迎的玻璃窗和挡风玻璃。

  曹德旺没上过几年学,经商的门道和现代企业管理都是在摸爬滚打中学来的,他觉得这一行业的生产成本可以一降再降。于是,福耀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汽车玻璃的成本从不足200元降到50元,零售价也一降再降。

  很快,国内大批企业蜂拥而至,市场进入恶性竞争阶段。1993年,福耀开始痛苦转型,主攻配套市场,成为一汽捷达、二汽雪铁龙、北京切诺基等84家汽车制造厂的汽车玻璃配套商,拥有国内4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

  曹德旺及其团队是从底层经营一步步做起来的,如何跳出乡镇企业的思维局限,建立起一套现代化企业管理流程和先进体制,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也是在1993年,福耀在上交所IPO上市,引入了独立董事制度,“我请人来监督我,作为福耀玻璃的大股东,我的这一做法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早期可谓开了先河”。

  “他们讲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不影响整个战略发展的安排,你要采访,可以跑到福耀,我们正在做国家‘工业4.0’,开展一年多了。”采访最后,曹德旺向时代周报记者袒露了自己对福耀的未来规划。

 

  福耀目前拥有遍布全球的工厂和生产基地,“成本可以直降下来,当年就可以体现出效益,降百分之七八下来,它可以降低库存,还可以纠正中间的废品,查出原因。”这是曹德旺想要达到的效果。“降本增效”“提质增效”也是中国制造企业追求的新目标。

  2014年,习近平主席出访德国时曾特别撰文提及德国工业4.0战略,被认为吹响了中国制造业大发展的号角。“工业制造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是实现发展升级的‘国之重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如此形容制造业的重要性。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日前接受采访时分析认为,中国经济正在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做好实体经济是我国经济转型的重要举措。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曹德旺脚下的土地,正是世界“工业4.0”的发源地,新的机会正在路上。

  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经济容得下企业家讲问题》的文章。文章称:以曹德旺为代表的企业家敢于提出问题,正说明对中国经济仍然保有信心。务实推进改革,解决深层问题,无数企业家还将与中国一起成长。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编辑:张艺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