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特色小镇的建设和城镇化的发展相关联,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载体。

  

  特色小镇是城乡发展的重要载体

  近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进入名单的小镇共有127个,据悉,这份名单是在各地推荐的基础上,经专家复核,由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以及住建部共同认定得出。

  早在今年7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

  住建部乡镇司司长张学勤表示,特色小镇建设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载体。培育特色小镇,主要是打造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和谐宜居的美丽环境,彰显特色的传统文化,提供便捷完善的设施服务,建设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规划院院长沈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培育特色小镇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促进有条件的镇更好地发展。由于一些体制机制的限制,不利于一些小镇参与到市场化竞争中,因此挖掘一些有潜力、有特色的小镇,通过一些产业的发展不仅可以带动经济的发展也可以吸纳小镇周边一部分农村劳动力就业。

  《通知》指出,培育特色小镇要坚持突出特色,防止千镇一面和一哄而上;坚持市场主导,政府重在搭建平台、提供服务,防止大包大揽,以产业发展为重点,依据产业发展确定建设规模,防止盲目造镇;坚持深化改革,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打造创业创新新平台,发展新经济。

  沈迟表示,不单单是为了好听的名声简单地“戴帽子”,特色小镇的培育是带有实质性资源倾斜的,比如在专项建设基金等方面有关部门都会给予支持。

  据悉,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支持符合条件的特色小镇建设项目申请专项建设基金,中央财政将对工作开展较好的特色小镇给予适当奖励,接下来住建部将研究特色小镇金融扶持政策。

  此次名单中,浙江省的特色小镇数量最多,有8个;其次山东省、江苏省、四川省有7个;广东省6个;安徽省、福建省、湖北省、湖南省、贵州省、陕西省分别有5个;河北省、辽宁省、江西省、河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重庆市有4个;北京市、上海市、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黑龙江省、云南省、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3个;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有2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个。

  推产业转型促农增收脱贫

  就在特色小镇名单公布的第二天,2016中国(名山)茶乡旅游发展研讨会在四川雅安茶马古城举行。

  有专家认为,随着我国茶旅融合理念的不断深入以及市民对农业休闲消费需求的不断提升,我国茶旅产业已步入发展快车道,茶旅融合发展思路及模式正不断探索创新,成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促农增收脱贫的一大助推器。

  世界茶旅联盟主席马元祝指出,茶产业和旅游业关联性极强,茶产业赋予了旅游业新的内涵,旅游业助推了茶产业更新升级。

  纵观国内著名产茶地区,很多都在探索茶旅融合之路,不同的模式催生了一批成功案列:一是品牌景区+品牌茶企模式,如福建武夷山+大红袍,两块金字招牌互动融合,几棵老茶树成了游客必看、必游的景点和重要的茶旅精品线路。我国台湾阿里山、日月潭+乌龙茶,已成为台湾旅游精品线路。二是品牌茶企+精品茶园模式。八马茶业多次举办安溪寻茶之旅,通过体验采茶制茶流程,感受茶产品溯源品质,加深了消费者对该品牌的信任和推崇。三是茶馆+民俗+旅游模式。顺兴老茶馆、北京老舍茶馆将茶艺、民俗表演和旅游有机结合,既丰富了旅游体验,又促进了茶文化推广。

  有数据显示,雅安名山区2016年上半年,全区旅游接待187.3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5.2亿元,乡村旅游提供就业岗位2000人,新增直接就业人数1500人,辐射带动就业人数1.5万人,农民年人均旅游收入增长4.5%。

  四川峨眉山景区通过发展茶旅,景区茶农人均收入从2005年的800元跃升到2015年的3万元左右。

  其实,茶旅融合,发展乡村旅游只是特色小镇打造中其中的一类模式,将泛旅游产业与特色产业相互融合,两大产业链相互支撑,构建区域产业生态圈,包括金融、教育、居住人群、城市化机构和政府政策。在特色小镇的打造中,还有很多模式。

  比如特色产业项目开发,例如产业园、孵化园等产业本身开发,或者旅游产业项目开发等。

  特色小镇特在哪里

  特色小镇最重要的就是特色,特色包括产业和文化,没有特色就意味着失去了核心竞争力。

  在此次住建部公布的127个特色小镇名单中,仅浙江、江苏、上海、安徽四省分布就有23个,占据名单中近20%的名额。南方,尤其是长三角地区的城镇化发展程度、经济实力、产业化阶段相较于三四线城市都处于领先地位,自然带来的经济效益很大。同时,由于大城市的居住成本偏高,选址于大城市周边的小城镇的发展不仅可以吸纳周边人口,居住成本也相对低,在功能方面的作用不可替代。

  有业内人士表示,特色小镇现有的模式大都是旅游观光类型,与政府所推广的产、城、人、文融合尚有不小的距离,还留有巨大的创新空间。特色小镇求新不求大,规划面积一般在3平方公里左右,围绕单个产业来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从而培育出独特文化,衍生出旅游功能,以及必需的社区功能。

  想要打造出一个成功的特色小镇,就要将当地的优势企业与自身资源相结合,深入挖掘地域传统文化并进行传承与发展,在完善基础设施的同时,充分发挥当地特色,发挥产业的集聚效应和叠加效应。

  张学勤说,特色小镇关键在于“特”,那就必须跟城市有差别,跟农村有差别,镇和镇之间也要有差别。产业的发展是小城镇发展的重要生命力所在,否则就会沦为空城。而且小城镇的特征要跟周边的生态系统融为一体,人文环境要宜居、宜业,一定要防止出现千城一面,以及到最后都只是一个产业。

  在张学勤看来,中国城乡发展差异太大,小城镇的规模、基础、区域不同。

  由于差异化很大,他认为,全国的小城镇可以分四类。第一类是服务农业的小城镇,打造农业加工业,特别是物流业;第二类是围绕特色的文化风貌资源的旅游产业;第三类是工业方面,一方面是有传统工业基础的城镇,把产业两端进一步延伸,做大、做强、做精,另一方面是依托纯粹的大工业,现在有一些镇有工业园区或者是特殊的新兴产业;第四类是特色区位优势小镇。

  特色小镇建设要定好位

  特色小镇注重的是“小而美”,过大的体量不仅会浪费大量投资资源,更加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有专家就表示,建设特色小镇,要的是从数量到质量的提升,是从外延向内涵的转变,是集约发展的概念。特色小镇的整个开发过程,从起步的时候就要讲求“融合”。

  对于特色小镇的核心定位不是千万人聚集的名胜旅游地,而是要为了更好的寻求小镇的经济发展动力,激发小镇经济发展活力。如果小镇缺乏特色的定位,没有商业模式的支撑,热潮褪去后最终将会变成一座空城。

  目前许多房企打着特色小镇的名号,实则却是在销售楼盘,这显然与特色小镇的本质背道而驰。国内不缺普通住宅,缺少的是有特色的房子、有特色的小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表示,一些地方一哄而上发展特色小镇,这需要引起高度的警惕。

  “在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工商企业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会从大城市转到特色小镇、小城镇,以寻求转型发展。”冯奎说,当前,有很多所谓的特色小镇、小城镇,基本上都还是在搞物理空间建设,这一点需要高度警惕。而地方政府为了寻求经济增长,也会迎合他们的这种要求。

  有业内人士认为,行政化的思维、运营方式、路径和体制,会使得小镇难以跳脱出传统的路线模式。建设特色小镇,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利用民营企业先进的管理手段和技术,使特色小镇的未来经营更加优质高效。

  特色小镇的发展是未来中国城镇化的重要发展战略,冯奎说,政府的支持政策要特别突出创新、绿色的发展道路。如果现在一哄而上造成大量浪费,就彻底违背了搞特色小镇的初衷。

  在政策组合上也要有完整周密的体系,以浙江为例,发展特色小镇,从上世纪80年代的小城镇发展战略、主导产业集群以来有了深厚的政策积累。但是在很多地方人们只是学了皮毛的东西,就开始搞特色小镇,这样很危险。

  “其他地方在研究支持特色小镇过程当中要进行大量的政策储备,否则不能够轻易上马。”冯奎说,政策要支持那些看得见,行得通的地方,这个地方具备基本条件,有这个基因,才是政策支持的基础。

        (责任编辑: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