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欣悦)我脑海中的老厦门有着一种不可言喻的魅力,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高贵气质,是远方的游客短短几日的走马观花,唏嘘感慨所远远不能表达的。那是他均匀平和的呼吸,是非拥其入怀者所不能感受的透人心脾。那种骨子里的,从古至今的浪漫与胸怀,并不能简简单单的被几家街上精雅别致的咖啡厅所代表。就像咖啡的香醇与甘甜与其中的牛奶和方糖无关,他是一种纯粹的独有的味道。

    厦门那么美,从日出美到日落,从年轻美到老去,光阴斑驳,风月倾心,厦门的格调与海风相伴,岁月流转,不曾改变。
 
    我的厦门是那种饱含人情味的旧旧的街区,路边卖卤味的餐车错落有致,沙茶面的小店里散着白白的热气,街边的小椅子上坐着乘凉的老人,老人摇着蒲扇,谈天说地,他们口中的闽南腔调如此淳朴,如此亲切。树,那么高,那么大,遮天蔽日,荫住了四季都闪耀着的太阳。傍晚时分,树下时而有散学归来的孩童,买一个热气腾腾的鸡蛋汉堡能幸福好几个时辰。那时,我也是其中一员,看着磨具里的蛋和面粉渐渐融为一体,外皮由乳白逐渐转为诱人的焦黄,温暖的香味四溢而出,引诱着一个个期待的眼神。我至今仍记得汉堡里的咸菜有几种配料,汉堡外的饼皮有几圈花纹,每一种都是那么不可替代,每一口都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我还爱收废品的三轮车上时有时无的吆喝,那声声闽南话能酥到人的心里,那是最朴素,最古老的人情味,穿过大街小巷,穿过邻里街坊,用雅俗共赏的厚重声音,串起了一个个小厦门和老厦门的淡淡回忆。从小到大,百听不厌。
 
    我的厦门是最旧最美的那条中山路,没有“张三疯”,没有“苏小糖”,没有就差写上“专供游客”的“赵小姐的店”。欧式的装修风格表达不出厦门的精致,再三雕琢的包装也演绎不了厦门的风情。最好吃的鼓浪屿馅饼不需要一个美美的盒子,其皮酥馅香便足以让人流连;最正宗的奶茶也不需要那么多背后的故事,懂得的人一口便能品味到茶与奶调配的深情。我的中山路是一条原原本本的路,相机的胶卷也临摹不出的古朴的路。路边卖春卷的老阿妈简简单单地不说话,海蛎煎的店主没嚷着“不虚此行”,路边古老的画规咿呀地低吟,黄则和花生汤店里坐满了赶去上班的行人。码头夜晚的通明灯火中还放着“鼓浪屿之波”,深夜的轮渡上还载着赶来购物的鼓浪屿人。那时的海风为我而吹,轮船的汽笛因我而鸣,每个人都是城市的主人,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厦门。
 
    我的厦门是早龙早餐车,这是我唯一没有被翻天覆地的游客夺走的爱。这里有我永远喝不出区别的燕麦乳和麦香乳,有我永远不会厌倦的寿司和饭团,寿司里的萝卜干与肉松搭配出一种独特的风味,紫菜的鲜香在调味米饭的黏软中融化出一种异域风情,噢对了,还有虾皮,那是点睛之笔,咸香适中,酥脆可口,仿佛与火腿邂逅出了一段童话。这里啊,还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面包店,面点种类繁多,无一不是我的最爱。佛手面包的馅料是别处都难以复制的正宗,连最平凡的豆沙包都如此松软可口。萝卜糕的咸香酥绵,绿豆麻糬的甜而不腻,都是早龙不曾改变的古朴的味道。噢!还有我最亲爱的碗糕和马拉糕,甜度适中,松软弹牙,这种美味真是再难寻得。如果你看到我在早餐车前驻足良久,不是我不赶时间,而是我真的难以决定今日要用哪种美食来充实我清晨的胃。
 
    当然,厦门是不能没有咖啡厅的,那里盛装着厦门的慢生活。一座城市的平静与闲适,常常能在一杯卡布奇诺的浓浓热气中氤氲而出,四散开来。融化在湿润的空气中,嵌入街道的砖缝里。抽一个小憩的时间,坐在吧台前,点一杯拿铁,或是一杯玛奇朵,轻轻的搅拌,不疾不徐,抬头看看落地窗外油画般楚楚动人的街景。看看行人百变的服装,和年轻小姑娘携着的时尚。那也是一种厦门,感染了海风吹来的现代时尚气息。带着舒服的生活节奏,站在潮流前线。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我的厦门,是洁白的沙滩,是白鹭洲美人鱼肩膀上的小鸟,还是像棉花糖一样大朵大朵近在咫尺的云。是日光岩彻夜通明的灯光,是海鸥羽翼上的太阳,还是午托班煲的美味的汤。
 
    厦门人的心中都住着自己厦门,那个抬头看山,低头望海的厦门,我如此深深的爱着他,爱他的骄阳,爱他的雨珠,爱他散发出的淡淡的故里的气息。
 
    暗恋一座城市,由心而起,由意而生,淡陌年华,无关风月。我已甘愿在这份感动中默默的融化……

  (责任编辑:淇钧)